美女作家急着想嫁人 征婚启事打上小说扉页(图

时间:2022-01-14

在《无爱纪》首发式上,小意大方地表示,她特别渴望有一个家庭,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人,早在2000年的时候,她就有把自己嫁出去的愿望,但是,曾经的失意爱情让她一直有着巨大的心理障碍,所以到现在都难以找到感情归宿。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她把自己的求爱宣言写在新书的扉页上。

在《无爱纪》的扉页上,记者看到这样一段“启事”:“喜欢单眼皮的男人,喜欢面容有些冷淡的男人,喜欢偶尔有点脆弱的男人,喜欢话少的男人……”小意称,也有人问她做这样的“征婚启事”是不是为了炒作。她表示,炒作的客观效果肯定存在,但她的初衷是:把自己嫁出去。

本报综合消息将“征婚启事”大胆地做到自己的小说中并推向读者,这在目前的文学圈还是一件新鲜事。14日,在长篇都市情爱小说《无爱纪》南京首发式上,该书作者小意毫不讳言地表白,她已经把爱情的希望写到书的扉页中,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求得一份真爱,并由此通向婚姻殿堂。

小意是南京人,今年28岁,她说这本书里有自己的征婚启事,而且征婚的主意很早就有了。小意称,这本小说写得很顺,在2000年9月就写出来了,但一直没联系出版社。那时刚和男朋友分手,却又特别想结婚。身边便有朋友劝她等书出来后在报上公开征婚,有此念头后,索性把“征婚启事”做到了书上。此举是否有炒作的嫌疑?面对记者的提问,小意告诉记者,炒作的动机或许有一点,但征婚绝不是假的。

小意说,12岁那年就给自己定好了嫁人的目标——到2000年,自己25岁时一定要嫁出去。但到了2000年,她发现这个“嫁人计划”没有办法实现,这样,一等又是3年。

是不是对男友要求太高导致嫁人目标落空?小意说,“极致的爱”就是要能“同甘苦共患难”,“我只是需要一个让我信任的男人”。记者翻开她的书,在前面两页看到了她的择偶标准——“喜欢单眼皮的男人,喜欢面容有点冷淡的男人,喜欢偶尔有点脆弱的男人,喜欢穿绒绒的毛衣的男人,喜欢话少的男人,喜欢独立的男人”、“不喜欢听真话的不要,想要被崇拜的不要,结婚就是找终身佣人的不要,大男子主义管头管脚的不要,处心积虑心计太多的不要,小心眼的不要,虚伪的不要,吝啬的不要,虚荣心强的不要,大脑钙化不接受新生事物的不要……”

“我一直想寻觅到一份极致的爱情,可是至今没有找到。”小意说,18岁那年她有了初恋,但无果而终,也让她感情第一次受到了伤害。此后,她到西门子等几家中外合资公司打工,在这样的环境中,她有了自己的第二次恋爱经历,但这一次又让她失望,再次受到伤害。

对于《无爱纪》这个书名,小意解释说,“无爱”是对极致爱情的反叛!而这本小说里有许多情节都是在自己身上发生的。小意并不想回避与书有关的话题,她说此书虽然是情爱小说,但却与皆大欢喜类型的小说不同,要表现的“是一种相爱的过程,是面对面与转身的瞬间”。小意说,她希望在明年的情人节有人给自己送玫瑰。电商中国——2021年第八届中国(杭州)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启幕在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